王怀隐

姓名:

王怀隐

所在朝代:

北宋

出生地:

宋州睢阳

代表作品:

《太平圣惠方》

人物简介:

王怀隐,北宋医学家。宋州睢阳(河南商丘)人。初为道士,精通医药。太平兴国(976—984年)初奉诏还俗,为尚药奉御,后迁翰林医官使。

著作:

《太平圣惠方》,是一部收集方剂为主的,综合性的大型医学著作。总结了唐宋之间广大人民的医疗经验,也是诸家名验方的一次大汇合。全书100卷,1670门,集验方16834道,约280万言。一卷为总论,包括诊断、脉法和用药法则;三至七卷为五脏六腑之病及治方;八至十四卷为伤寒及其治方;十五至十八卷为时气、热病及其治方;十九至三十一卷为风病、痨病及其治方;三十二至三十七卷,为眼、口、齿、喉、鼻、耳等病及其治方;三十八至三十九卷为服石和解毒;四十至五十九卷为头、胸、霍乱、消渴、水病、黄疸、淋痢等杂病及其治方;六十至六十八卷为外科疮疡;六十九至八十一卷为妇科病及治方;八十二至九十三卷为儿科病及治方;九十四至九十八卷为神仙、丹药、食治、补益等;最后两卷为明堂针炙。

学术内容:

王怀隐等人“搜隐微,求妙删繁,探赜要,诠括简编”,撰成《太平圣惠方》一书,书中强调医生治疗疾病必须辨明阴阳、虚实、寒热、表里,务使方随证设,药随方施,并论述了病因病机、证候与方剂药物的关系。王氏等采用按脏腑和各科病证分类的体例,先论后方,在每门之下先引《诸病源候论》的理论为总论,然后汇集方药,体现了理、法、方、药较完整的辨证论治体系,具有较高的临床实用价值。王氏等重视脏腑疾病,把“脏腑疾病”置于所载各种疾病之首,对脏腑的生理病理、虚实寒热、主证诸方,均作了论述。计有13种肝胆病方,14种心与小肠疾患,18种脾与胃疾患,14种肺与大肠疾患,16种肾与膀胱疾患。如肝脏病,即记有治肝虚补肝诸方,治肝实泻肝诸方,治肝气不足诸方,治肝脏中风诸方,治肝风筋拘挛诸方,治肝壅热头目不利诸方,治肝气逆面青多怒诸方,治肝脏风毒流注脚膝筋脉疼痛诸方和治肝风冷转筋诸方等,然后又根据每一类型中所出现的不同症状,施以不同的治法,有纲有目,条分缕晰。对五脏用药,王氏并加以明确归类,其中肝脏用药有蕤仁等28种,心脏用药有麦门冬等23种,脾脏用药有黄芪等25种,肺脏用药有款冬花等26种,肾脏用药有肉苁蓉等21种,这种归类方法,对后世医家有很大影响。王氏等还总结出95种病的通用药,并选用了一些前代罕用或不用的药物。故宋人蔡襄曾说《圣惠方》多“异域瑰奇”之品。王氏于经络、腧穴以及刺灸、治法等方面,亦“采摭前经,研复至理”,有所发挥提高。他们还非常重视医德和医术的修养,并设专篇阐述。在《太平圣惠方卷第一叙为医》中指出:“夫为医者,先谙甲乙素问,明堂针经,俞穴流注,本草药对,三部九候,五脏六腑,表里虚实,阴阳盛衰.诸家方论,并须精熟,然后涉猎诗书,该博释老,全之四教,备以五常,明希夷恬淡之门,达喜舍慈悲之旨,…一是以学者必须傍探典笈,邈审妍媸,服勤以求,探赜无厌。忽恣道听,自持己长,炫耀声称,泛滥名誉,……夫如是则须洞明物理,晓达人情,悟造化之变通,定吉凶之机要,视表知里,诊候处方,常怀拯物之心;并救含灵之苦,苟用药有准,则厥疾必瘳。若能留心于斯,具而学之,则为医之道,尽善尽美,触事皆通矣。”其对医术修养之要求,至今仍有重要的现实意义。

轶事典故:

一天,名医王怀隐发现新购进一堆小麦又瘦又瘪,便问伙计:“这些蛀小麦是何人送来?”伙计回答:“是城南张大户送来的。”这时忽来一位急症病人,那病人的丈夫说:“我娘子近来常常发怒,哭笑无常,整日心神不宁,甚至还伤人毁物,请为她除病驱邪!”王怀隐望闻问切之后,捋须笑道:“不必惊恐,此乃妇女脏躁症也。”言毕,开了一方,上书:甘草、小麦、大枣三味药,意用汉末医圣张仲景《金匮要略》中的良方“甘麦大枣汤”治疗妇女更年期出现的精神与心理方面的症状。那汉子临行时,又补充道:“她还常常夜间出汗,湿透衣衫。”王怀隐点头答道:“嗯,知道了,先治好脏躁症再说吧。”五日后,那妇人病愈,前来拜谢王怀隐。他关切地问:“今天再来治盗汗症?”那妇人笑道:“已一并痊愈了。”王怀隐暗自思忖,难道甘麦大枣汤也有止盗汗的作用?后来,他有意以此方又治了几个盗汗症病人,均不见效。他大惑不解。正当这时,店堂小伙计与张大户的争吵声惊动了王怀隐。伙计手握一把张大户送来的小麦说:“这样的小麦我怎能收?你别以为做药就可以将就些,这瘪麦子你拿回去吧!”王怀隐听罢,忆起上次那妇人所用的小麦就是张大户送来的瘪麦子,于是急忙上前道:“张老兄,你这麦子是……”张大户红着脸诉出了实情:“这是漂浮在水面上的麦子,我舍不得丢弃,便送来了。”王怀隐吩咐伙计:“暂且收下,另放一处,并注明‘浮小麦’三个字。”后来,王怀隐用浮小麦试治盗汗、虚汗症,果然治一个好一个。太平兴国三年,他与同道好友王祜、郑奇、陈昭遇潜心研究张仲景的医著,合编成《太平圣惠方》一书,并将浮小麦的功效记入该书。从此,“浮小麦”一药便为历代医家治用至今。